辽足降级告别中超 十年“顶级”联赛征程成记忆

悲壮,辽足在周六就确定了昨天比赛的基调。当天,理工大学停水,队员们训练后不得不到沈阳市内的一家洗浴中心洗澡。晚餐,辽足的糟糕伙食让人心惊!每个圆桌有八个大桶:两桶汤、六桶菜,只有两个桶是鸡块与少量的牛肉,其他的全是青菜。有队员开玩笑说:“知道我们为什么总是在最后的时候丢球吗?因为吃不饱,没有劲儿呀!”

本场比赛,很多辽沈球迷在寒风中赤膊为辽足加油。在辽足稳操胜券的同时,大家更关心大连赛场的结果。看台上的戴琳等队员不停地和大连朋友联系,希望能第一时间听到申花进球的消息。最终,奇迹没有出现。球迷赛后没有谩骂,而是继续大声给球队喊加油。马林第一个走回休息室,球迷们向他欢呼;肇俊哲高举着双手跑向球员通道,球迷们更是把欢呼声送给了他。

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马林正式向外界宣布:“我们降级了!”此时,辽足大巴车旁,很多球迷都聚集在那里。瑟瑟寒风中,他们都哭红了双眼,“辽足,挺住!”“我们永远支持你!”在球迷的呼喊声中,大巴车缓缓驶去,也带走了辽小虎十年的历史。

辽宁省体育局局长孙永言赛后表示:“辽足大旗不会倒,我们将举全省之力,以最快的时间让辽足重返中超。”

孙永言说:“最近这几年,辽足已走到了一个历史最低点,负面新闻也是最多的,当年辽足俱乐部大肆卖血,当打之年的球员已经就剩下几个人了。俱乐部的梯队建设一直没跟上,这也导致了现在后继无人的局面。现在的辽足俱乐部很努力,但历史的欠账终究是要还的。”尽管辽足降级,但孙永言还是承诺,辽宁省体育局将尽全力让辽足返回中超。

专业足球时代,十冠王辽宁队贵为中国足坛大哥。职业化以来特别是近10年,落后的体制和频繁的更换老板的辽足只能走上依靠卖球员为生的不归路。

从沈阳到北京,再到鞍山、锦州、抚顺,最终回到沈阳降级,10年的流浪生涯让辽足元气大伤,折射出辽足伪职业化的尴尬境遇。1995年,辽足率先树起股份制俱乐部的大旗,可笑的是,几个股东并没有拿出一分钱,所谓的股份制只是忽悠,不少人依靠辽足这块招牌混名声,混钱。10多年来,与辽宁省体育局合作的辽足股东换了一茬又一茬,都抱着光吃肉不出钱的想法。收入只能满足球队三分之一的支出,俱乐部卖球员成了辽足赖以生存的唯一之路。从李金羽、李铁、曲圣卿和张玉宁,到肖战波、徐亮、李尧、曲东和张永海等人,细数辽足近10年卖掉的球员,足以组建两支中超强队。如果这些人才不流失,辽足不说夺冠,但绝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1999年重回甲A的辽足最后一轮被国安1比1逼平痛失冠军,曲圣卿以17粒进球夺得金靴奖。

2002年王洪礼接替佩内夫,辽足一度迁到北京但最终又迁回,李金羽夺得金靴奖。

2004年刘建生被双停、王洪礼下课、肇俊哲摔队长袖标,辽足更名为辽宁中誉排名中超第四。

2005年联赛中途忽悠来了赵本山,受管理混乱和欠薪等事件等影响,辽足战斗力开始大幅下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