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纳赛季前瞻:克伦克疯狂“撒币”塔帅要干大事儿

连续两个夏窗,阿森纳都拍出了过亿英镑进行引援。此前被枪迷疯狂“Diss”的吝啬老板克伦克,如今摇身一变打开钱袋,让急需“复兴”的阿森纳走上了氪金道路。

克伦克这种资本家的转变,肯定有着深层次的原因:他的“体育帝国”已经全面走上正轨,阿森纳这个超级IP也不能“拖后腿”。在疫情依然影响较大的如今,欧冠资格对于枪手来说,非常重要。

通过连续的补强,阿森纳的阵容已经趋向完备。虽然“牌面”上不如曼城、利物浦,但完全可以让阿尔特塔的理念在球场上贯彻下去。甚至可以说,通过这个夏窗的精进操作,阿森纳此前就相对成熟的体系,已经到了去拼“上限”的时刻。

从时间线上来看,克伦克的氪金道路,并不是在最近两个夏窗才开始的。2018年夏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

当时,克伦克以6亿英镑买下乌斯马诺夫手中全部的阿森纳股份,终于取得对阿森纳100%的控制权。当阿森纳彻底成为克伦克自己“私产”后,他一改此前相对吝啬的作风:根据统计,在此后的5年,阿森纳在转会市场上一共投入了5.69亿。其中,19-20、21-22、22-23赛季的夏窗,投入全部过亿。随之到来的,是佩佩、蒂尔尼、萨利巴、托马斯、加布里埃尔、厄德高、本-怀特、拉姆斯戴尔、富安建洋、热苏斯、小维埃拉、津琴科等球员。

如今回看,小克伦克在2019年夏天,面对球迷抗议说出的那句“I would say be excited(我想说的是,大家兴奋起来吧)”,并不是画饼。

克伦克手下的公羊队,在今年2月份拿下了美式橄榄球的最高荣誉–超级碗;科罗拉多雪崩队,也在北美冰球联盟称雄,而且,还在上个月拿下了斯坦利杯;丹佛掘金在近几年连续为贾马尔-默里、小波特开出高价续约合同,更为MVP约基奇拍出了5年2.7亿美元的超级顶薪。因此,丹佛掘金的薪资总额,放在NBA也属于前十行列。

美国资本的营销思维,离不开“矩阵”。阿森纳这种足球界的超级IP,自然也需要“全力追赶”。氪金,是必然。

阿尔特塔是一个非常有想法的主帅。此前作为瓜迪奥拉的助手,他是战术结构、体系搭建上的关键一环。单飞的第一站,是理论上适合他发挥的阿森纳。毕竟,枪手过往有着美丽传控的风骨。

“后场极致传控,前场疯狂冲击”,这是阿尔特塔经历第一个夏训后,着重打造的体系。

但英超与欧战赛场,对于的压迫限制力度非常强悍。阿森纳战术体系大白于天下后,遭遇到了疯狂的限制。首当其冲的,就是“后场的极致传控”。而受压的关键点,是中卫与后腰。

因此,阿森纳用总价1亿引进了本-怀特与托马斯,一个精于出球梳理,一个善于对抗摆脱。

图3:托马斯在后腰位置上恐怖的过人与推进能力,这是枪手引进他的终极“内因”

但较为遗憾的是,托马斯加盟后因为伤病等原因,融入并不迅速,进一步影响了体系的升华。随之而来的,是前场增加了厄德高这个技术元素,能跟萨卡打出精妙配合后,对体系的要求越发严苛。

一方面,厄德高与萨卡在进攻端被完全释放,需要身后有人对抗托底。不管是贝莱林还是塞德里克,效果都不好。另一方面,拉卡泽特能依靠赢素质完成对抗与数理,但因为体能、年龄的下滑,他在对抗与策应之后,已经很难保证出球质量,或再有“余力”冲击到对方的禁区,完成终结。

而且,在攻防转换速率奇快的英超,阿森纳开始频繁被对手打反击,战绩上的飘忽随之而来。

富安建洋的加盟,是改善这个体系的重要一环。作为一名可中可边的防守球员,富安建洋的体格非常强壮,能弥补本-怀特硬度上的短板。同时,跑动达标的他,可以利用并不笨重的脚步完成跟防,也可以弥补托马斯运动能力的下滑。上赛季阿森纳从“疯狂拿分”状态的滑落,重要的原因就是富安建洋与托马斯的伤缺。

在马赛打出风评的萨利巴,在回归后用自己的良好表现赢得了位置,可以说,这是“富安建洋”策略的一个重要补充。同时,在拉卡泽特自由身离队后,阿森纳引进了热苏斯这个前场强点。热苏斯有着出色的运动能力,持球与策应技术顶尖的他,还能前插到禁区内完成终结。替补选手恩凯蒂亚虽然“有球”技术不达标,但他从上赛季开始展现出的跑动捕捉二点能力,也是一个非常好的补充。

从战术层面来说,如今的阿森纳已经完全达到了阿尔特塔的战术要求:后场具备出球能力,而且加布里埃尔、萨利巴、富安建洋能进一步带来对抗;津琴科的加盟,可以与蒂尔尼竞争首发的同时,也完全可以顺应“边后卫内收”的趋势,反哺中场;前场兵源足够的情况下,萨卡与厄德高的右侧肋部作业、马丁内利的持球冲击、热苏斯全面中锋技术都可以执行。同时,S-罗与小维埃拉也能带来不一样的前场元素。

以20-21赛季为例,在欧冠决赛中会师的切尔西、曼城,都拿到了接近1.2亿欧元的转播收入;进入8强的利物浦有8800万欧元的收入落袋;止步小组赛但杀入欧联杯决赛的曼联,也有接近7900万欧元的进项。阿森纳呢?杀入欧联杯半决赛的他们仅收入不到3000万欧元。

而从球队总营收来说,无缘欧冠对于阿森纳的“伤害”依然很大。阿森纳上一次征战欧冠是15-16赛季,根据德勤的统计,该赛季他们的营收是4.685亿欧元,位居第七位。但随着球队无缘欧冠,阿森纳的整体营收开始出现下滑,比如,在17-18赛季(4.39亿欧元)他们已经滑落到第9位;在19-20赛季(3.403亿欧元)已经无缘前十。如今,阿森纳已经在总体营收上跟多特、马竞相当,没有了过往的优势。

长时间无缘欧冠意味着球队竞争力与品牌效应的下滑,意味着球队招牌含金量的“贬值”。用一句不太合适的话来形容,就是竞技与商业上,全面的“二流化”。

显然,这是如今的克伦克家族不愿意看到的,这也是阿尔特塔接下来带队的“成绩底线”。

另外,世界足坛在大数据、分析模型、训练方式的改革下,已经进入了快车道。虽然安切洛蒂等老一辈名帅依然坚挺,但“新生代”的崛起已经是趋势与必然。索肖、阿尔特塔、兰帕德、皮尔洛、哈维等DNA主帅的上位,形成了一股浪潮,越来越多的球队希望能打造自己的“齐达内与瓜迪奥拉”。

如今的阿尔特塔,依然是DNA主帅的代表人物,他需要“坚挺”下去。而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率队至少拿到下赛季的英超前四。

热身赛上的炸裂表现,让阿森纳备受期待。这从很大程度上,也印证了阿尔特塔体系因为引援得到精进提升。但赛季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如何应对的各种情况,才是提升容错率的关键。进前四成为“基础”目标的情况下,状态出的有点“早”的阿森纳,会拿出什么样的表现,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